戊雾勿芜

❀冷cp爱好者❀
❀喜欢弱气攻❀
❀主角控不论男女❀
❀cp洁癖不互攻可三角❀
❀文废图废歌废字废颜废妄想多❀
❀但也只是妄想而已啦❀
把杂七杂八的都转到子博客啦w
不要说我爬墙快速哦

【2018切嗣生贺】沉醉

11.6「士郎篇」


「其实我啊,是个魔法使哦。」


卫宫士郎很少去回忆那场大火的从前。


年幼的记忆太过破碎,父亲和母亲这样模糊的身影也实在想不出来了。唯一能记得的,也就是,

猩红的天空,满地废墟,大火中跪在他身边的,那个哭泣着,脸上却绽出笑容的男人。


啊,他睁着眼睛想,明明是我被救赎了,可是为什么被救赎的却像是他呢。

他一定,是个奇怪的人吧。


于是在医院再次相遇时,一切都变得顺利成章了。


那场大火,终归是切嗣欠他的,即使用生命也还不回来。

士郎总是会在切嗣不在的时候回想,「如果我没有活下来的话,切嗣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

——似乎这样做那些对没能活下来的人的负罪感就会减轻。

那是他眼睁睁看着发生的,大火里挣扎的人,绝望的尖叫,废墟里微弱的哭喊,楼房的倒塌声,吵吵闹闹的,然后一切都终归平静。


太残酷了,他在半夜被惊醒,喘气时切嗣也醒了。他睁着迷茫的眼睛,喊着伊莉雅不要闹了,却在看见士郎哭泣时一起落下泪来。

这样同样破碎的两人,背负着沉重的罪恶,互相伤害,互相安慰。

他们总是在欢声笑语中突然停止,在散步时突然流泪。士郎总是在半夜被惊醒,然后在下一个不眠之夜中重复。


「这样太痛苦了,我不要这么痛苦。」每次他睁着哭红的眼睛这么说,切嗣只好抱着他,用坚定的声音说「既然你活下来了,就去拯救吧,为了这样的事情不要重演,去纠正我的错误吧。」


「凯利,以后想成为怎样的人呢?」


他擦干净泪水,「我要成为切嗣这样的人。」

男人好像一瞬间露出痛苦的表情,却在望进少年坚定的瞳孔时释然了。


「如果是士郎的话,一定可以成为的吧,一定是比我要优秀的,正义的伙伴。」

他忽的笑笑,嘴唇动了动像是要说什么,但是眼泪已经下来了。

「这样的我,也有获得幸福的资格吗。」


很久以后士郎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那时候,切嗣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那是切嗣不愿意让他了解的东西吧。

这样天真又残酷的男人啊。


「I'm running with the wolves.」

「A gift,a curse.」


— fin —


【狐妖/东白】清明


天际ooc!!恋爱脑预警!!完全捏造!!
是一个腻腻咕咕的日常!!
可能退出指绘圈了!!

——————————————————

00
在做青团啊w

01
清明的时候无论是什么种族可能都不太想争斗的吧,或者说可能都回去拜祖先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清明却早早入夏的涂山,今天也非常非常非常的和平呀【雾】。

02
白月初咋咋呼呼的躺在床上,浑身像被刚碾过一样。刚从不见天日的涂山山顶下来。

涂山从来不拜什么祖坟的啊,只拜山,有句话叫什么,“有山靠山 有海靠海 没山没海靠六合彩”

可能是这个意思吧。

「道士哥哥!!」苏苏一把推开门「要开始做青团啦!道士哥哥要参加吗?」

「!!」好像震了一下。

「我。。我实在起不来啊。。苏苏你自己去吧」

小狐狸委屈的晃着被子,「苏苏不要自己去,道士哥哥起来啦,再不起来赶不上的啦,,」

说着苏苏好像想起了什么,在怀里一阵鼓捣,摸出一张纸,开始念着
「....涂山的青团,是由涂山山心泉水年初第一股泉水,山顶最高峰初春萌发的第一簇艾草,九转玄阴水浇灌成长的糯米磨成的粉,最后使用妖馨斋的秘制工艺制成。有驱寒、除湿,去油解腻、消食降火的功效,同时还能起到美容的作用....今天清明可以任吃哦!!..诶.....??」

抬起头来的时候,白月初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03
「做了这么久的苦力,有东西蹭不吃白不吃啊,誓要把涂山吃穷!!」就这么下定了决心,带着长久以来被压榨的怨气,白月初跑出了街上。

可是。。应该去哪里啊??

「....出门跑太急了忘记问小蠢货了...可恶..不会错过时间吧??」碎碎念着,白月初又开始往回走。

「白月初。」被叫到名字的人僵了一下,没敢再走,
「哎呀红红姐叫小的有何贵干啊~」

涂山的女王冷着脸,也不屑于张嘴,「你今天就不用吃青团了。」
「好的好的红红姐的命令我一定做到.....???为什么??」白月初殷勤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没有为什么,你就别去了吧。」说话的人没再等他回话,径直走过了他身边。

等转过街角,“涂山红红”才长呼一口气。

「哎呀哎呀幸好先一步截住他了..不然还真怕被他吃破产.....」听着白月初的哀嚎,涂山容容变回原来模样,脸上露出了狡诈的微笑。

「不过破绽还是有的,可能能瞒过一时吧,算啦,我也算敬职啦,后面就不关我的事啦~」

04
随缘更新中....

【枪士】关键词限定

天际ooc!!!逻辑缺失!!!

没截到图,是bcy的cp关键词
关键词:1.甜筒  2.兽化  3.警匪
因为真的很想写就不求赞了下次再搞吧
主要是被官方第二集甜到了我的枪士魂熊熊燃烧
――――――――――――――――――――――――――
00
咔哒
“你被捕了”

01
追到游乐园的时候士郎才感觉不对劲,
身为逃犯,怎么会这么明目张胆,除非他,,实在不想逃了或者是想找个人地方藏起来,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体力了――

无论怎么想都很有利的局面,他也忍不住高兴起来了,天知道为了这家伙局里折了多少警力,终于这狂犬也累了啊,四周都已经封锁住了,这次就是个瓮中捉鳖了,
就算插了翅也难逃啊。

――――――――――――――――――――――――――
大纲
在冰激凌车内找到汪酱,然后一顿争吵后铐住了,发现汪酱原来是提前兽化了,汪酱说无论怎么样相信我我是清白的,然后回忆杀,最后士郎心软了把他带回家【这里是变狗了】,然后就被扑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背景就够写的了,,妈耶我为啥要这么自讨苦吃啊

完全偏离关键词!明明是想照着写的,,但是开车的心制止了我【什么】写警匪的话开不了车也修不成正果啊那样汪酱绝对是上完就枪毙的感觉了hhhhh

真的可啪的金厨各位太太的战斗力(๑ó﹏ò๑)
当我欢欢喜喜的下好bcy,开开心心的发图的时候

。。。活动已经结束了。。

【会更新】至今为止在脑子里YY过的脑洞


【但都不会写】

【都是all主角】

――――――――――――――――――――――――――

狐妖相关:

1)王白『旧友』,剧情后的再遇见。
发现其实他并不了解王富贵是怎样的人
【他们之间已经渐行渐远】
【是HE啦】

2)东白『原点/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看不到的天空』
零点穿越回过去,结尾遗忘【但是是HE】

3)东白【没想题目】女装大佬东方与白月初419。
【虽然内容是419但是不是车】

4)东白『二倍律反』有点科幻的小故事。
【是虐文。】【而且意识流】

5)王东白『愿景』只是朋友,只能是朋友。
【是虐文。】【只虐东方因为王白在一起了哈哈哈】

6)东王白『天青未明』一个小镇上的闹鬼传闻。
【唯物主义者白月初表示无所畏惧】
【东白在一起了虐回王少哈哈哈哈】

――――――――――――――――――――――――――

《鬼喊》相关:

1)冰诩『共犯』(破车),剧情后的再遇见。
【其实已经写了大半了但是废话很多一点也不好吃】
接后续会写治诩『怎样』,就是发展成双齐诩。

2)航诩『意外』(破车),刘航的某次神经。
【YY一时爽,填坑火葬场】还没下笔。

3)双诩虐文『铭记』里人格诩和原诩,尤先生那卷的未来诩和原诩,都是原诩受。
【虐文不想写】

4)无魂诩『因为』裴元落影柴兴x王诩,单箭头暗恋。
【多人太难把握】

――――――――――――――――――――――――――

《贩罪》相关:

1)克天『对不起』(破车),接结尾,先肉后爱。
【其实是隐晦的克单箭头暗恋】

――――――――――――――――――――――――――

《惊悚》相关:

1)叹(里)封『假面』里人格外人格都单箭头觉哥,小叹假扮里叹待在觉哥身边,然后里叹不满又无法反抗
【虽然好像小叹胜利了但其实这是一个虐文啊】
【因为无论是哪个王叹之都没有真正得到觉哥】

2)觉 > 叹 > 灵 > 黎 > 觉『得不到离不开舍不得』
我觉得这关系最好吃了哈哈哈哈【丧心病狂】
最后谁也得不到谁,却又谁都离不开谁。
无人可以介入的关系啊,,,完美【疯癫】

――――――――――――――――――――――――――

B站相关:

1)局路『庄周梦蝶』二次人设,与真人无关
【是真的无关那种,身份种族都不同,借了人设】
【谁是蝶…………?】

2)局路『无眠』今夜无人入睡。
【是虐文。】

――截至18年1月27日编辑――――――――――――――

片面言论

啊,,我首页一片哀嚎,,

要么就哭瑞金嘉金,,要么就大吃雷金爵金粮,安艾突然结婚,,嘉瑞嘉突然告喜,,天啊,,

我踏马,,幸好没追第二季,,

【狐妖/东白】『温良恭俭让』


天际ooc!!!逻辑缺失!!!

非常严重的恋爱脑!!

CP:东白 小短篇

大概是一个五好青年东方月初被(其实也是五好青年)小白碰瓷的故事。

――――――――――――――――――――――――――
01

『我说你怎么这么胡搅蛮缠??明明就不是我撞的你!!!我还要赶时间!!』

东方月初崩溃的喊着。

『我哪里胡搅蛮缠了!!明明就是你撞的我!!!苍天啊!大地啊!娘亲啊!爹……』 『别喊了行吗?!!我求你了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东方月初听不下去了,本来在公路正中大喊已经够丢脸了,再这样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围观的,那还真的是脸都丢尽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完蛋了,已经九点半了。他居然在这里和碰瓷的僵持了近乎一个小时。瞬间怒上心头。

他想想现在赶到公司也来不及了,这个月的全勤奖也拿不到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吧。。于是东方月初也坐了下来,两人公然在大马路中间对面坐着。

白月初愣了,卧槽这家伙怎么还坐下啦??这咋搞啊??啥玩意儿呀??
但他也不想放弃,马上就又开始嚎了起来。

东方月初冷冷的看着他尬演,一点都不配合。
该陪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jpg

好吧,那就这样僵持吧。他这么想着,也停下了叫喊。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终于白月初忍不住了,主动示弱。
『哥们,就五百块你这样值得吗??』
东方月初默默的点了点头。
…………
『好吧我不要了,你上班去吧。别在这耗时间了我再去捞另一票吧。』他站起身来,拍了拍灰尘,干脆利落的打算离开。

但东方月初不干了。扯住了他的衣摆,白月初差一点就摔了一跤。他大骂道『你干什么!又不给我走,又不给我钱,你斯尔摩德综合症吗??』

『哟,还知道斯尔摩德综合症哈?』东方月初冷冷的笑了,『我才不放你走,难道我还等你再坑一个人吗?哼,我没有了全勤奖,你也别想捞钱!!』

哇……这个人,真的……睚眦必报,白月初震惊了。

『好吧……』他也妥协了『那我不走,我们也不能一直在这晒太阳吧??』说实话还真热。
『emm……这个问题嘛……』东方月初想了想,不知是脑袋被晒坏了还是头脑发热,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去我家吧!!!』
…………
………………

『蛤?????』

――――――――――――――――――――――――――
02

于是他们就真的去了东方月初家里,白月初手里捧着一杯茶,有点受宠若惊。
…………
………………
『你……真的不去上班吗???』
东方月初刷着手机,含着糖葫芦含糊不清的说『我不上也无所谓咯,其实公司没有我也没什么事。』

哇……白月初有点好奇,『你做什么哒?』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哦。』

好吧!!差点忘了他们明明只是陌生人的关系,而且白月初又不是好人。

白月初闷闷的吹着杯里的茶梗,有点无聊。他是耐不住寂寞的那种人,也很容易反悔。说实话他其实是大一生,出来碰瓷也是第一次,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早知道就不干这事了。果然人还是要一心向善啊……

他开始打量东方月初,目光逐渐落在了他嘴里叼着的糖葫芦上,不由得有点嘴馋。他其实也很爱吃甜食。

『你……还有糖葫芦吗?』
东方月初瞟了他一眼,『干嘛?想吃啊??』
『……嗯』
东方月初嫌弃的看了看白月初,衡量了一下。还是给了他一根。
『你要还啊』

天啊这家伙……真的睚眦必报…白月初又开始这么想了。
但是……真的很好吃……

在糖葫芦吃完后,白月初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了起来,没办法,因为真的很无聊。他托着腮,想着要不试着逃走吧。
但是他刚开始想,就被东方月初打断了。

『……要不你留个电话……还有姓名,我就放你走吧。』
他有点犹豫,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白月初听了也愣了愣,反射性的回答,
『……这样不太安全吧……你真的放心我吗?』
说完白月初就想抽自己一耳刮子,多嘴什么你不是很想走吗???然后他就听见东方月初又说
『……没关系吧我觉得你还是很好的,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

哇!!大哥你的信任有点廉价吧??白月初又震惊了。

果然男人都是善变的。
他开始在心里这么认为。

――――――――――――――――――――――――――
03

当白月初回到学校的时候,他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就这么回来了吗???
他惴惴的回到宿舍,爬上床,还是愣愣的。

就这么纠结了一节课的时间,直到胡尾生回来。
他推开门的时候还被白月初吓了一跳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不回了吗??』

白月初含着路上买的糖,有点心虚的说『emmmm……我想回就回了呗,就不能是因为我想你了吗??』
胡尾生不以为然,但还是爬上了床。

『……开黑吗??』白月初有点讨好似的问。
胡尾生虽然是有点不开心,但也只是一点,还是欣然的接受了邀请。

他们一直打游戏打到天黑,直到胡尾生终于扛不住先一步去洗澡,白月初才罢休。他打开手机,想刷一下W博,却被一条短信打断了他。
是东方月初的。

『xx月x日x时xx分』
『我已经向校方举报你了,白月初同学。』
…………
白月初瞬间就想打人。

哼,敢碰大爷我的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东方月初难得心情愉快了起来。
我就是睚眦必报呀,不要太相信我呀 ~

过了几天,白月初果然被通告批评了,被连累的胡尾生终于明白白月初这家伙为什么最近几天一直对他献殷勤,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就知道这家伙是这样的人。

于是三天没理过他。
【但是最后还是和好了】

几个月后,白月初在学校里遇到了东方月初。

『……嗨??』东方月初不知为何有点怂。
『你还知道你认识我???』白月初怒火中烧,恨不得把他撕成两半。
『别,别呀,我这次来是有正事的。还有公共场所不许打架的…………』东方月初缩了缩肩,有点害怕。
白月初冷笑,没说话。

『……我给你糖葫芦好不好??』东方月初摸了摸口袋。掏出一串糖葫芦。
『……你这是四次元口袋吗……』白月初无力吐槽。
但是还是开心的接过了糖葫芦。

『嗯,我原谅你了。』他心花怒放的这么说。
东方月初终于松了口气。就知道这家伙很好骗。

――――――――――――――――――――――――――
04

『所以你的正事是什么??』
白月初叼着糖葫芦,双手放在脑后,好奇的问。
『不好透露……』
『切――』他失望的说『果然啊……你这家伙就是很多秘密呢』
『不关这事吧??』东方月初有点愣『我们本来就不熟呀??』

说完这句话后东方月初才发现他们好像已经像朋友一样了,感觉已经很亲密的样子。
但是上天作证!!他们才不是朋友的关系啊!!……
东方月初开始纠结了,其实,当朋友也可以嘛……

白月初也愣了,『我们难道还不算朋友吗??』

『算……吧』他不知为什么有点心虚。

『算了别想这么多吧,管你是不是认我为朋友,反正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你到底每天在忙什么。』
白月初首先踏出了第一步。逆着光回望他。

『嗯……』东方月初也懵懵懂懂的回答他。
莫名后悔说了刚才那句话。

其实,他是真的很喜欢白月初的。

尬聊了几句话后,东方月初终于挺不住先一步走了。他其实也没有什么正事,上天作证,他其实只是路过想来看一眼那个碰瓷的过得好不好。并没有什么事。

感觉给给的。他自己也忍不住吐槽这种行为。
没什么关系吧……这只是正常的问候…………
…………

东方月初又开始纠结了。

――――――――――――――――――――――――――
05

好吧,这个故事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可能你们会觉得为什么东方月初会这么快就开始喜欢白月初呀??

因为小白确实很可爱啊!!

啥?你问为什么这么快就结束??因为我写不下去了。

而且一开始是打算就写个单纯搞笑的短文的!只是一写就停不下来啦……

好啦!!知道我写的不太好,不是那种看过就忘不了的那种啦……但是你也不能看过不评论吧??
很让人伤心诶。就算狠狠骂我都好啊!

我想有人理我啦。最好给我挑刺!!
所以??【疯狂暗示】

唠嗑

我是真的画风不稳定啊。。
但是手绘就很稳定。。【并没有
果然指绘还是很飘吧。
想要数位板呜呜呜

暂时无题

  • CP:东白 

  • 校园paro 大一白 大三东

  • 小短篇  接上文

  • 以后可能会发合集

  • 最近没时间啊更新都不定量

  • 可能会神发展(没有改原作设定,苏苏她们还是狐妖)

  • 但是,东方家族没有血脉设定

——————————————————————

(前文略,以下正文)

有时候白月初也会到学校新闻部溜溜,看看新闻,听听八卦。

没课的时候去新闻部坐着是最好的选择了。听说部长有后台,新闻部是唯一装了空调的。

他运气不好,分宿舍的时候正好分到整栋宿舍楼唯一没空调的宿舍。还是4结尾的。

所以一有空就要蹭空调,要不然白月初简直不用活了。



白月初自认为也算是半个新闻部部员。只是是被苏苏强拉的而已。

新闻部的吉祥物苏苏是他高中同学,跳级考的,比他小一岁。遇见了总叫声小白哥哥,老遭人误会。

虽说是吉祥物,但是在部里所有人都默认她是小副部长,由于和苏苏走的近了些,也被戏称为小副部长的童养夫

EXO me????????他很不解。



只是今天,他出宿舍时忘看黄历了。

很巧的,东方月初也在里面。

他推开门,嘴里还抱怨着宿舍又停电了,前几天还停水了的话,却在看到里面的人马上停了下来。


「........嗨?」他愣了一瞬,试探的说。


那人合上书,笑了起来,说,

「你反映的问题我们会及时解决的。」

——————————————————————


最后 也还是没有解决,因为白月初换了宿舍。那间房也因此成了杂物房。


——————————————————————

就不打单人tag了,短得羞愧

关于“不知者无罪”这个问题

Ikarasu:


  因为看到微博上那张翠鸟照片的问题,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会。

  基友说我观念太武断、语气太强横,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无知是一种罪。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我不知道”来推诿。



  首先是宠物问题。

  因为我是个鸟痴,所以经常有人@ 我各种鸟类的“萌照”,我几乎没有转发过。

  因为这些照片大部分在我看来不是萌,是可怕。

  动物和人类的情绪表达方式不一样,很多人类认为非常可爱的表情,是动物受到严重惊吓后所激发的应激反应。比如炸开羽毛、尽量使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更庞大一些以威吓敌人;竖起脖颈处鲜艳的羽毛、试图吓退天敌;睁大/闭起眼睛一动不动、给敌人造成假死的错觉……这些都是动物的自保手段。

  是受到惊吓后的反应。

  但是太多的人大喊着“可爱”,拼命转发——我曾问一个认识的姑娘:“你已经知道这是受惊的图片,为何还要转它”。

  对方的回答是:“哎呀,我就觉得可爱而已,转一下又没什么事。”


  转一下没什么事。

  很多营销号的宠物图片来自推特,这些推特用户大部分是日本——日本是亚洲野生动物/宠物走私最严重的国家。

  可以说是一种狂欢节般的灾难。

  有些动物不可以家养,但因为大家觉得“好可爱,只要可爱就没问题”不问缘由地购买,才促使一整个野生动物走私产业链变得更加完善。

  如果有一万个人转发,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弄了一只来养着玩,那对那只野生动物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之前有人说南非犰狳非常可爱,然后中国海关查获了一批试图走私进口的犰狳蜥。

  一是野生动物不适合家养——你没有专业的动物知识,无法很好照顾它,不是所有事情有爱就能够解决。大学教授的妻子是动物保育员,在动物园和饲育所工作,有专门的执照——她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知道如何处理一切突发情况。

  实际上,很多国家如果想养爬行类宠物,需要获得专门的执照——比如澳洲,蜥蜴和蛇的私养就需要执照。犬类出生需要免疫驱虫疫苗芯片。

  这种做法很好。


  另一方面,走私进口物种会对当地土生物种造成潜在威胁。

  巴西龟和鳄龟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况且大部分走私动物是不会有免疫检验的,随身有可能携带大量寄生虫。

  对寄生虫没概念的,可以去看看《邪恶的虫子》这本书。希望减少一点你想养野生动物的冲动。

  很多走私宠物来自非洲、东南亚,这些地方是寄生虫病的重灾区,就算一个人公德心稀缺对走私没有任何感触——为了你自己的健康,也请不要干这种事情。



  很多人因为无知,所以显得无谓与无畏。

  这在我看来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不止是野生动物方面,其他很多方面也是。

  央视鉴宝曾经公开播出鹤顶红——很多人不知道所谓的“一黑二白三红”是什么东西。黑是犀牛角,白是象牙,红是鹤顶红——盔犀鸟的头盖骨。

  这三样全是走私品。盔犀鸟是一级保护动物,濒危物种,目前市面上所有流通的鹤顶红基本都是通过走私进口。

  作为央视节目,然公开播出这种东西,可谓法制意识之稀薄。

  这种无知是一种罪,非常可怕。


  同学家做珠宝生意,专门从缅甸、越南、新疆采购玉石和木材进行加工贩卖。

  有一次店里进来一个客人,戴着红手串,对朋友炫耀。

  因为专业不同、朋友家三代专门做玉石生意,对骨玩、生物制品一窍不通,对方又含糊其辞,所以她跑过来问我鹤顶红是什么东西。我回答是盔犀鸟头骨。

  朋友气得破口大骂:“你把别人杀了、把它头骨做成佛珠戴在手上,还希望佛祖保佑你?佛祖保佑你下十八层地狱!”

  无知所以无谓与无畏。

  这种无畏令人毛骨悚然。


  还有一个话题说到我容易爆炸,是熬鹰。

  明面上没什么人提,但是私底下这种论坛和交流群很多。玩鹰的人不在少数。

  熬鹰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过程。

  很多人曾经跟我说,驯养猎鹰是少数民族的传统、要得到保护。

  有的是世代驯养,这个先不讨论。


  有的是捉野生鹰类来驯养,对于这种——

  只想回答两个字:放屁!

  西藏解放之前,农奴制和土司制度也是传统,怎么不和我谈谈活人献祭是少数民族的传统需要保护?

  南北战争之前,黑人奴隶制也是传统,怎么不去大街上找个黑人聊一聊?


  有人说,人和动物毕竟不一样。人有人权,动物低等。

  何等自大的想法。

  地球不需要你担心、宇宙不需要你担心——就算是火星,也曾有过大气层和液态水。没有什么是永存不灭,就算是太阳系也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消亡——在此之前,更加瞬息短暂的只会是人类的文明。

  你都不担心自己,还指望大自然替你担心吗。

  人类从事文明活动以来,物种消亡的速度加快了上千倍——直隶猿猴、渡渡鸟、旅鸽……这些物种早已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早几个世纪,旅鸽是多么铺天盖地的生物,只用了短短的一百年不到,就销声匿迹、然后灭亡了。

  就目前人类的科技手段而言,这种消亡的过程几乎是不可逆的。

  更可怕的是,太多的人类没有意识、或者选择不去意识到这一点。


  我对猫狗并无执念。

  但我对野生动物有太深的执念。

  这世界上有太多需要保护的动物。太多太多。那些全球变暖导致北极熊死亡、海洋垃圾导致海龟窒息、石油泄漏令鸟类中毒、野生动物走私和盗猎的新闻,让我愤怒得无法入眠。

  并不是做人太认真。很多人笑着说:“对这种事情太认真你是不是傻。”

  总要有人试着站出来做点什么——总要有人。

  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当成其他人的事。如果你不站出来,你就永远只能指望其他什么人站出来——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不如回家睡觉。


  之前和扑克参加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时候,一个当地的Local过来和我们聊天,他拍摄鸟类,从北美到南美,追逐着候鸟与非候鸟的轨迹,穿越过不同的大洲、漂洋过海。

  活动做完,我们去咖啡厅喝茶,他说看到过太多的人捕鸟,用细小的网眼,拦截在鸟群途经的路上。

  世界大同。

  气得几乎落泪。

  每年总有几次,都会觉得“人类文明怎么还没完蛋”的消极想法,然后这种想法又变成了“为了让人类文明不要完蛋,我要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


  今天和基友主要聊的是翠鸟摄影,所以引发了这么多感慨。

  对于一个能够辗转各地、坚守六年、只为拍摄那千分之一秒瞬间的人,我非常敬佩。

  这种人值得尊重。

  因为去迈阿密的大沼泽蹲拍过水鸟,所以知道这种坚持是多么困难多么不容易——我们只蹲守了两天,一动不动呆在那里,每个晚上回到旅馆,一洗脸被晒伤的皮肤都会哗啦哗啦地往下掉落,胳膊上全是水泡。

  你涂再厚的防晒霜都没有、穿长袖长裤也没用。

  汗如雨下一动不动就是一整天。

  用六年坚持做一件事情,值得最崇高的敬意。


  相比之下,问为什么不用后期PS的人——无知真的会带来无谓和无畏。

  你们眼里绝妙的好照片,可能只有印尼摄影师的摆拍。为了追求画面的色调美可以动用大量后期PS技术、为了追求构图美可以不惜掰折动物关节拗造型。那些树蛙脚踝处的淤血你们永远看不见、也永远不会去试图了解一组所谓“好照片”背后是什么样的拍摄手法,因为你们无知。

  你们不是被动无知,你们是选择性无知,把无知当成一种骄傲的资本,“我不知道所以你能怎么样?”

  对于这种摄影师和这种人,我只想说:祝全家吃屎。




  因为年轻所以有不知道的东西,这不是罪过——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每次和人交谈只会觉得自己更加愚钝贫乏。

  但当你接触到一件事,你可以选择学习它。

  这是一个(某种意义上而言)最好的时代——你所需要的所有知识,都能在网络上找到,你问出的再白痴的问题,都会有人替你解答。

  我最开始玩模型,连需要什么工具都不知道,我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最简单的方法:问百度、翻说明书。

  那么多的资料、开放的电子图书馆、在线课程。

  学习不是一个令人感到羞耻的过程。

  它令你充实。

  但有的人宁愿抱着“我不知道,所以你没资格批评我,不然你就是欺负弱者。但我批评你批评错了也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不知道”——这样的想法。

  祝吃屎愉快。



  基友说的很对,我这人行事风格暴力、观念武断。

  没什么好说的,所有和我不是一个物种的访客,我不用多费精力和你解释,直接拉黑。在很多事情上,无知即是一种罪过。

  所谓“不知者不罪”只是装点门面的。

  因为无知所带来的伤害,并不会比蓄意伤害所带来的灾难更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