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雾勿芜

❀冷cp爱好者❀
❀喜欢弱气攻❀
❀主角控不论男女❀
❀cp洁癖不互攻可三角❀
❀文废图废歌废字废颜废妄想多❀
❀只是妄想而已❀

暂时无题

  • CP:东白 

  • 校园paro 大一白 大三东

  • 小短篇  接上文

  • 以后可能会发合集

  • 最近没时间啊更新都不定量

  • 可能会神发展(没有改原作设定,苏苏她们还是狐妖)

  • 但是,东方家族没有血脉设定

——————————————————————

(前文略,以下正文)

有时候白月初也会到学校新闻部溜溜,看看新闻,听听八卦。

没课的时候去新闻部坐着是最好的选择了。听说部长有后台,新闻部是唯一装了空调的。

他运气不好,分宿舍的时候正好分到整栋宿舍楼唯一没空调的宿舍。还是4结尾的。

所以一有空就要蹭空调,要不然白月初简直不用活了。



白月初自认为也算是半个新闻部部员。只是是被苏苏强拉的而已。

新闻部的吉祥物苏苏是他高中同学,跳级考的,比他小一岁。遇见了总叫声小白哥哥,老遭人误会。

虽说是吉祥物,但是在部里所有人都默认她是小副部长,由于和苏苏走的近了些,也被戏称为小副部长的童养夫

EXO me????????他很不解。



只是今天,他出宿舍时忘看黄历了。

很巧的,东方月初也在里面。

他推开门,嘴里还抱怨着宿舍又停电了,前几天还停水了的话,却在看到里面的人马上停了下来。


「........嗨?」他愣了一瞬,试探的说。


那人合上书,笑了起来,说,

「你反映的问题我们会及时解决的。」

——————————————————————


最后 也还是没有解决,因为白月初换了宿舍。那间房也因此成了杂物房。


——————————————————————

就不打单人tag了,短得羞愧

关于“不知者无罪”这个问题

Ikarasu:


  因为看到微博上那张翠鸟照片的问题,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会。

  基友说我观念太武断、语气太强横,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无知是一种罪。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我不知道”来推诿。



  首先是宠物问题。

  因为我是个鸟痴,所以经常有人@ 我各种鸟类的“萌照”,我几乎没有转发过。

  因为这些照片大部分在我看来不是萌,是可怕。

  动物和人类的情绪表达方式不一样,很多人类认为非常可爱的表情,是动物受到严重惊吓后所激发的应激反应。比如炸开羽毛、尽量使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更庞大一些以威吓敌人;竖起脖颈处鲜艳的羽毛、试图吓退天敌;睁大/闭起眼睛一动不动、给敌人造成假死的错觉……这些都是动物的自保手段。

  是受到惊吓后的反应。

  但是太多的人大喊着“可爱”,拼命转发——我曾问一个认识的姑娘:“你已经知道这是受惊的图片,为何还要转它”。

  对方的回答是:“哎呀,我就觉得可爱而已,转一下又没什么事。”


  转一下没什么事。

  很多营销号的宠物图片来自推特,这些推特用户大部分是日本——日本是亚洲野生动物/宠物走私最严重的国家。

  可以说是一种狂欢节般的灾难。

  有些动物不可以家养,但因为大家觉得“好可爱,只要可爱就没问题”不问缘由地购买,才促使一整个野生动物走私产业链变得更加完善。

  如果有一万个人转发,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弄了一只来养着玩,那对那只野生动物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之前有人说南非犰狳非常可爱,然后中国海关查获了一批试图走私进口的犰狳蜥。

  一是野生动物不适合家养——你没有专业的动物知识,无法很好照顾它,不是所有事情有爱就能够解决。大学教授的妻子是动物保育员,在动物园和饲育所工作,有专门的执照——她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知道如何处理一切突发情况。

  实际上,很多国家如果想养爬行类宠物,需要获得专门的执照——比如澳洲,蜥蜴和蛇的私养就需要执照。犬类出生需要免疫驱虫疫苗芯片。

  这种做法很好。


  另一方面,走私进口物种会对当地土生物种造成潜在威胁。

  巴西龟和鳄龟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况且大部分走私动物是不会有免疫检验的,随身有可能携带大量寄生虫。

  对寄生虫没概念的,可以去看看《邪恶的虫子》这本书。希望减少一点你想养野生动物的冲动。

  很多走私宠物来自非洲、东南亚,这些地方是寄生虫病的重灾区,就算一个人公德心稀缺对走私没有任何感触——为了你自己的健康,也请不要干这种事情。



  很多人因为无知,所以显得无谓与无畏。

  这在我看来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不止是野生动物方面,其他很多方面也是。

  央视鉴宝曾经公开播出鹤顶红——很多人不知道所谓的“一黑二白三红”是什么东西。黑是犀牛角,白是象牙,红是鹤顶红——盔犀鸟的头盖骨。

  这三样全是走私品。盔犀鸟是一级保护动物,濒危物种,目前市面上所有流通的鹤顶红基本都是通过走私进口。

  作为央视节目,然公开播出这种东西,可谓法制意识之稀薄。

  这种无知是一种罪,非常可怕。


  同学家做珠宝生意,专门从缅甸、越南、新疆采购玉石和木材进行加工贩卖。

  有一次店里进来一个客人,戴着红手串,对朋友炫耀。

  因为专业不同、朋友家三代专门做玉石生意,对骨玩、生物制品一窍不通,对方又含糊其辞,所以她跑过来问我鹤顶红是什么东西。我回答是盔犀鸟头骨。

  朋友气得破口大骂:“你把别人杀了、把它头骨做成佛珠戴在手上,还希望佛祖保佑你?佛祖保佑你下十八层地狱!”

  无知所以无谓与无畏。

  这种无畏令人毛骨悚然。


  还有一个话题说到我容易爆炸,是熬鹰。

  明面上没什么人提,但是私底下这种论坛和交流群很多。玩鹰的人不在少数。

  熬鹰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过程。

  很多人曾经跟我说,驯养猎鹰是少数民族的传统、要得到保护。

  有的是世代驯养,这个先不讨论。


  有的是捉野生鹰类来驯养,对于这种——

  只想回答两个字:放屁!

  西藏解放之前,农奴制和土司制度也是传统,怎么不和我谈谈活人献祭是少数民族的传统需要保护?

  南北战争之前,黑人奴隶制也是传统,怎么不去大街上找个黑人聊一聊?


  有人说,人和动物毕竟不一样。人有人权,动物低等。

  何等自大的想法。

  地球不需要你担心、宇宙不需要你担心——就算是火星,也曾有过大气层和液态水。没有什么是永存不灭,就算是太阳系也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消亡——在此之前,更加瞬息短暂的只会是人类的文明。

  你都不担心自己,还指望大自然替你担心吗。

  人类从事文明活动以来,物种消亡的速度加快了上千倍——直隶猿猴、渡渡鸟、旅鸽……这些物种早已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早几个世纪,旅鸽是多么铺天盖地的生物,只用了短短的一百年不到,就销声匿迹、然后灭亡了。

  就目前人类的科技手段而言,这种消亡的过程几乎是不可逆的。

  更可怕的是,太多的人类没有意识、或者选择不去意识到这一点。


  我对猫狗并无执念。

  但我对野生动物有太深的执念。

  这世界上有太多需要保护的动物。太多太多。那些全球变暖导致北极熊死亡、海洋垃圾导致海龟窒息、石油泄漏令鸟类中毒、野生动物走私和盗猎的新闻,让我愤怒得无法入眠。

  并不是做人太认真。很多人笑着说:“对这种事情太认真你是不是傻。”

  总要有人试着站出来做点什么——总要有人。

  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当成其他人的事。如果你不站出来,你就永远只能指望其他什么人站出来——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不如回家睡觉。


  之前和扑克参加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时候,一个当地的Local过来和我们聊天,他拍摄鸟类,从北美到南美,追逐着候鸟与非候鸟的轨迹,穿越过不同的大洲、漂洋过海。

  活动做完,我们去咖啡厅喝茶,他说看到过太多的人捕鸟,用细小的网眼,拦截在鸟群途经的路上。

  世界大同。

  气得几乎落泪。

  每年总有几次,都会觉得“人类文明怎么还没完蛋”的消极想法,然后这种想法又变成了“为了让人类文明不要完蛋,我要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


  今天和基友主要聊的是翠鸟摄影,所以引发了这么多感慨。

  对于一个能够辗转各地、坚守六年、只为拍摄那千分之一秒瞬间的人,我非常敬佩。

  这种人值得尊重。

  因为去迈阿密的大沼泽蹲拍过水鸟,所以知道这种坚持是多么困难多么不容易——我们只蹲守了两天,一动不动呆在那里,每个晚上回到旅馆,一洗脸被晒伤的皮肤都会哗啦哗啦地往下掉落,胳膊上全是水泡。

  你涂再厚的防晒霜都没有、穿长袖长裤也没用。

  汗如雨下一动不动就是一整天。

  用六年坚持做一件事情,值得最崇高的敬意。


  相比之下,问为什么不用后期PS的人——无知真的会带来无谓和无畏。

  你们眼里绝妙的好照片,可能只有印尼摄影师的摆拍。为了追求画面的色调美可以动用大量后期PS技术、为了追求构图美可以不惜掰折动物关节拗造型。那些树蛙脚踝处的淤血你们永远看不见、也永远不会去试图了解一组所谓“好照片”背后是什么样的拍摄手法,因为你们无知。

  你们不是被动无知,你们是选择性无知,把无知当成一种骄傲的资本,“我不知道所以你能怎么样?”

  对于这种摄影师和这种人,我只想说:祝全家吃屎。




  因为年轻所以有不知道的东西,这不是罪过——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每次和人交谈只会觉得自己更加愚钝贫乏。

  但当你接触到一件事,你可以选择学习它。

  这是一个(某种意义上而言)最好的时代——你所需要的所有知识,都能在网络上找到,你问出的再白痴的问题,都会有人替你解答。

  我最开始玩模型,连需要什么工具都不知道,我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最简单的方法:问百度、翻说明书。

  那么多的资料、开放的电子图书馆、在线课程。

  学习不是一个令人感到羞耻的过程。

  它令你充实。

  但有的人宁愿抱着“我不知道,所以你没资格批评我,不然你就是欺负弱者。但我批评你批评错了也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不知道”——这样的想法。

  祝吃屎愉快。



  基友说的很对,我这人行事风格暴力、观念武断。

  没什么好说的,所有和我不是一个物种的访客,我不用多费精力和你解释,直接拉黑。在很多事情上,无知即是一种罪过。

  所谓“不知者不罪”只是装点门面的。

  因为无知所带来的伤害,并不会比蓄意伤害所带来的灾难更小。



一个小脑洞

可能会写。(bu

就是,东方转学到小白的学校
(名义上是寻亲)

然后用学长的身份各种撩啊撩
还私下(匿名)送糖,巧克力,零食,情书啊什么的
(小白不知情)

小白觉得居然有女生(bu)喜欢自己
而且还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
超贴心的有木有
本来就是当笔友的
收到情书后小白想了想觉得人还挺好
就回信确认了关系

结果因为东方特撩
某天小白发现自己移情别恋啦
就很内疚
坦白后东方就写信说原谅小白
然后问小白说是谁啊
小白就大肆夸东方
(东方在另一边狂笑)
东方回信说
惹不起惹不起分了吧分了吧

东方知道撩成功了后当天就告白了
然后就在一起了

结果某天小白有东西忘拿啦
回教室正好撞上东方送糖现场
小白就特尴尬
东方不为所动
把糖丢进嘴里
低头就吻了上去
(特撩)

————————————————————

一小段试阅

大三的那位学长,听室友说,是从外地转过来的。
原因动机什么的都不是太明确,可能,是来寻亲的吧。

不过,对于白月初来说,一切都没什么所谓。

他的人生侧重在于如何赚钱,或者哪里的糖更好吃。
别人怎么样,基本不怎么关他事。

但是这次是例外。

「听说,他的名字也叫月初……」
「噗!!」

白月初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没被水呛死。
「咳!……咳咳……胡尾生,你再说一遍!!?」
「我说……」
他盯着抽搐不止的白月初说,
「他的名字,也叫月初。」

————————————————————

8.24的更新

(因为正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
(就在这里更一小段)

其实白月初也有点好奇那个转校生,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

谁都知道他想摆脱他的臭老爸很久了。
他无数次懊悔当年为什么屈服于区区几元钱而放弃离家出走。要不然他可能早已经迎娶白富美任职CEO走上人生巅峰了。
而不是天天都被压榨欺压的当下。

「我说,他不会是你的哪门远房亲戚吧?」
「怎么可能,哪有人的远房亲戚是同名不同姓的。」
「那谁说的准?可能你的父母和某个亲戚约定好了呢?」
「可是我的确没有亲戚姓东方啊?」
「那也可能是入赘了嘛,你看那些电视剧,不是也有倒贴上门的女婿吗?还有啊,也可能是离家出走隐姓埋名换了姓也可以啊,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嘛……」
「我去,你能别这么闲吗!?」
白月初终于忍不了了一巴掌抽上了胡尾生的后脑勺,

「你平常不是这样的呀!」

————————————————————

就想到这里,,,,
后面不知道应该是东方坦诚亲戚身份还是干脆不要这个设定直接HE结束

纠结。

(不过写不写都没决定)
(可能要高中才有时间写)


好吧,还是写了,但是这个梗会有很多地方删改

毕竟全部这么写很无聊嘛

下文点这里